而且,董文标是从最开始进入的时候就说只做一届董事局主席,这可不像是要“再造一个民生银行”的策略啊,董文标到底在想什么?他去中民投做主席,难道只是玩票性质的吗?

但这个模式的问题在于,一旦职业经理人失控,如此分散的股权,谁来对这个公司负责?